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是个老窑姐
老师是个老窑姐

老师是个老窑姐



  那节体育课,我的机会终于到了。

  整队一解散,我就悄悄地溜进行政大楼,来到政教处门外,略微一瞥,今日除了虚掩的主任办公室,没有人在校。

  找到了一个摄像头死角。我打开了那天的视频关了声音,直接在走廊里看着默剧送了裤带。

  视频放到魁被榨干那段时,我的鸡巴终于充满了血液,挺立了起来 窜出了我的内裤。

  我关了视频,开始回想那天夏文馨的一招一式,一言一语,尤其是那双狐眼,把我的魂又失了出去。我开始微微呻吟起来,龟头分泌的粘液也让我整个抽送的鸡巴发出了噗嗤噗嗤的声音。

  我这时打开了自己的手机,调出了夏给我的那条语音短信,在几乎可以忽略的迟疑中,我打开了录音键。说出了我自己都难以置信的话,“我也许比魁还要差劲,但是我真的渴望,哦。。。。哦。。。。你听见我的呼唤了么,我真的要!” 分心说出那几句话用尽了我的全力,满脑子满眼睛的夏文馨胴体已经让我意乱情迷。我点击了发送。

  然而没有回复。

  我心慌了,我不知道是她对我这种男生的不屑一顾。还是我从来就不是她所要的对象?抑或她压根不再用这个手机号了?

  胡思乱想中,我的快感却如海浪一波接着一波侵袭着我,我的手停不下来,我的心在哀求“夏文馨,你就来吧,来看一眼也好啊”。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却不见人来,不见音讯。我倚着墙,在难以自抑的快感中,我泄了出去。 我闭紧双眼,嘴里轻声道“夏文馨,就当这是我的第一次给你吧”。

  我射了很多,很远,可我确没听到精液落在地砖上的回声。身体却感到一阵风在我面前袭来,裹着一股清幽淡雅的香。

  我睁开疲惫的双眼,定住了。我的万子千孙正一发不拉的落在一条微微抬起,由裙底露出些许丝袜扣带的美腿上。

  这条刻意没有穿鞋着浅黑色丝袜的美腿,不用说,正是属于夏文馨的。

  不一样的丝袜,依然是一样的装束。

  她看着我,秀眉微蹙,不知道是困惑还是愤怒,抑或是厌恶。她就这么看着我。我也无言,四目相对,只剩下我吞口水的声音。

  我又害怕了。

  许久,她融化出了一丝几乎不能被察觉的微笑,一闪而逝“你有点意思”。随后就慢慢向我身上靠来。

  我不知所措,但是本能告诉我应该即刻反应。于是我便下意识的伸出那只爪子,朝她的大乳抓去。

  “啪!”一记打手加擒抓,我的右手腕被她抓在手心,举起来按在了墙上。

  这个高我一头的女人把我壁咚了。

  她这时候才微笑开,整个前胸贴到了我的面前,“能力不大,心很大嘛,不过今天才是开始,何必猴急呢?”

  说着她一条大腿就伸入了我的胯下把我那软下去的老二抬了起来。一边抬一边摩擦,她的另一只手把我的左爪导向了她的腿,她一边指引着一边低下头,把嘴伸到我耳边气吐如兰道, “我的下半身值得你一辈子的供养,我要你摸我,爱抚我,宠爱我。起码你要在我把你弄脱力前把我的情欲调动起来。”

  她另一只按住我的手也松开了,“今天是我老窑姐照顾你新嫖客,你这只手得忍住,男孩的第一次,得按女人的规矩,我要看你抓墙挣扎的样子,呵呵呵呵”。她那荡妇笑从我的耳廓直钻脑仁。登时就让我呼吸变的急促起来。我的左手开始不规矩的在夏文馨那条抬起的腿上来回求索。多小的手啊,那条丝袜下面的每一寸肌肤我都摸不够,丰盈的大腿跟上,是被裙子绷住的翘臀,30岁女人的屁股是性与力的完美结合体。是水和火的交集,又有你贪婪不尽的柔软,又有弹性完美蛮力所不能折服的肉弹。

  我的身躯开始前倾尽我所能去用我的手掌触及她及她的大腿根部。然而我每次向前欠身的企图都会被她时而抬起的大腿所阻挡。每次我想再入秘境,我便感到电流自她那曲线完美的大腿流经我依旧瘫软的阴茎,逼得我贴回墙去。“要么……嗯哼?”她开始用舌头舔自己嘴唇,不知道是真的挑逗,还是一种温柔的警告。

  “要,要的” 我鸡啄米般点头。“真的……嗯,嗯啊,要啊?” 夏文馨边说着边开始扭动她那条曲线完美的腰肢,抬起的整根大腿开始大力的摩擦我那又开始充血的鸡巴。时而顶起,时而划圈。

  “嗯,嗯啊………舒服么?嗯?”丝滑的触感,带着媚香的大腿脂肪也在同时慢慢击溃我的意志。

  “舒……舒服……啊 老师 好棒” 我开始说话断续。

  “真的……嗯,啊……舒服吗?”“嗯! 是! 哦 啊啊啊啊,就是那里。”

  “啊,哪里啊?嗯 啊啊啊,老师不知道呢”。

  我知道直到现在,夏文馨的呻吟全都是假的,是她在牢牢掌控我的肉体和情欲,她醉心的是让一个小男孩销魂臣服的满足感。然而本该感到羞耻和挫败的我居然尽情得享受着这个成熟女人对我肉体的玩弄和挑动,淫浪袭来,我便回了夏文馨的话。

  “就是………啊啊啊啊 老师,老师你弄着的大鸡巴”??我被夏文馨言中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另一只闲着的手真的开始扒墙寻找依靠。

  她突然停了下来,再次把头低至我耳朵处 “你舒服了,可是老师我还没感觉呢,你好没用”虽是责骂,但是她说这话的时候 舌尖已经在我的耳根,脖子那里了留下了大摊的水痕。

  “算了,教你点最起码的吧”说着她那带领着我的手臂在她腿上漫游的手缓缓移到了我的腕部“手抬起来,不要用掌,要用指尖”。

  她停顿了一下,“就像……这样!”

  噼啪!我脑子一嗡,一股冰凉激流般的触感从我的鸡巴传来,沿着肚脐,传递到后背直达大脑。

  原来夏文馨的另一只手已然在用她的指尖刺激我的整条阴茎。每次一根手指快把我推向顶点的时候,另一根手指就会在另一个g点上开启又一片战场。五根手指 拨弄的我的躯体左躲右避 前摇后仰。本该爱抚夏文馨的手也早扶住她的腰,为自己的身体找支撑。

  “啊,嗯,哈……………哈…………呵………嗯哼!…… 老师,老师,啊!你的手好软啊! 老师……… 啊!…………嗷! 嘶………… 好麻!麻! 啊!!” 知道今天大楼里没有别人的我再也忍受不住。大口喘着粗气,呻吟起来。

  夏文馨的左手时而漫游 时而抓揉 在我那根快要爆炸的鸡巴上下其手。而她另一只手则成了她另一个调情工具。

  她蛇精般的舌头黏练着唾液,正在吸吮舔舐着自己的手指。每当她抿住自己指尖时候,她都会发出“嗯,嗯 哼”一般的声音 伴随着媚眼的渴求和修眉的微蹙,整根手指被她没入嘴里,随即她把舌头挤出紧闭的嘴巴来顺势就把整根手指从下用舌尖划到顶上。口水滴滴答答的直接打湿在她衬衫纽扣快扣不住的的巨乳上。

  这种活色生香实在超越了我的忍耐,我当场就伸出舌头道“老师,亲我,老师!啊………老师,下面太快了,啊! 哈………………??啊!!”下身的酥麻酸胀让我无法把头保持在一个方位上,嘴巴也撑不住长时间的打开,就缓缓得随着喘息而闭上了。

  一团柔软得快化开的肉舌在我嘴巴快关上前一瞬钻入了我的口腔。随即就是热辣似活火的粉唇贴了上来。夏文馨根本不给我喘息的风口,上来就是攻击性无比的法国吻,“嗯~~~~~~,么哇…………… 嗯! 嗯! 嗯嗯!” 双唇里回荡的是一个放浪女人尝腥时的发情淫声。她一边用嘴吸吮着我的唇一边用她的舌缠住我的舌头一松一紧地拉伸,挑逗。伴随着相同的节奏 她那个打着我飞机的手也一并忽快忽慢。手指更频繁的有意无意的游走刺激在我的马眼上。每次她的热吻一松,我就会感到她的玉指轻压我的龟头和马眼,于是便会忍不住的浪叫“啊, 啊哟哟哟哟, 老师,啊!!好疼,好老师,好妈妈,好姐姐,轻点啊………… 嗯! 嗯!” 没等我叫完 她再次把玉唇从我的脖子堵回我的嘴,开始下一次的循环。

  我本该扶住她腰的手再也受不住,开始胡乱抓弄她的胸口,才一发力,就拉开了她胸口的衬衣,余光看到的是一只紫罗兰色的蕾丝吊带胸罩, 正勉强地遮住36DD大奶子的两颗乳头。我欲火难忍,开始用吃奶的力气抓捏她那雪白挺立的双胸。心里渴求的,是夏文馨哪怕最轻微的呻吟。

  “噢…你好急…嗯………嗯哼”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手掌触碰她胸部的第一瞬间,这个久经沙场难以满足的老骚货居然就轻声地呻吟出来。

  随着我力量的加大,夏文馨的身躯开始有了抖动,而她那夹住我手臂,捧住我脑袋的另一只手臂也越发禁锢,身体更是向我这里贴来,打飞机的手不再是温柔挑动 而是粗暴狂野的上下摩擦。

  夏文馨的唇开始近乎啃咬般的进攻我的嘴唇。更是发出了音调高亢急促的喉音“嗯!………嗯!嗯!!! 嗯嗯嗯嗯!!! 唔!……嗯哼! 唔!!唔!!唔!! 嗯 !………嗯 !”

  热浪袭击着我的大脑和下身,勉为其难的呼吸让我已经无力呻吟。只能在心底里用最卑贱的呻吟渴求眼前尤物的一切爱意,“女主人,夏妈妈,女王陛下,姐姐,亲姐姐,夏娘,文馨,女神”几十种称呼走马灯式的在我脑海里飞过。意乱情迷的我除了用腰和脑袋配合着承接着夏文馨给我的欢愉,已经失去了起码的自制。

  直到我感觉一滴水打破了千年古井的寂静,掀起滔天波澜。

  那是我的龟头感到了一丝别样的清凉,瞬间找到了全身浴火的宣泄口,我腰板疆挺如死人的牌位,双唇狠狠衔住了夏文馨在我嘴里的最每一寸舌头。抓胸的手已然挪到了夏文馨的背上,深深的抓力几乎快要将她的工作服穿透。

  我那被夏文馨主宰巨炮终于在高潮时寻得一丝主动,在疯狂的喷射中,夏文馨柔若无骨的手掌几乎快捏不住我的枪杆,勉强保持住它本该在的位置上。 直到那感觉无比漫长美好的顶点过去,我才再次感受到了我那根阴茎----舒服得有如在一团温水里一般,被夏文馨那只恋恋不舍的手掌包裹着。

  然而我终于注意到了让我缴械的元凶-------夏文馨那条本在挑逗我的大腿其实早就抬起来夹住了我身体外侧,而暴露给我的,则是那条紫色的蕾丝内裤------包裹着她的阴部,轻轻刮擦在我鸡巴上的蕾丝内裤。

  “老师!老师!你!你那里!!”我突然惊恐起来,才被放开的嘴唇立刻把我脑子回路里的内容清晰表达“万一渗进去怎么办?”

  久违的甜腻嗓音传来“你害怕了?”

  “我……我是担心……”

  “呵呵呵呵,”我居然在这个女人嗓子里听到了少女般的银铃笑声,然而笑声马上换回了成熟女人的调情语调,“你担心什么?你们这几个小东西还能让我怀上不成?瞧瞧你,连5分钟都没坚持住,亏你还是第二炮呢” 你们二字让我回到了现实,这是个征服过无数年轻男性的老窑姐,床上的事情,她太轻车熟路了。

  “那,老师,你,我,我帮你清理下吧,是我不好”。

  她笑了,轻轻吻了我一下,“别,你没有不好,很久没有你这样的男生了。你,” 她顿了顿,“真不错。”

  闻言,我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揣测着“真不错”三字的含义。

  “哈哈哈哈哈,你真有意思,别想多了,你还不如隔壁班的魁呢” 夏文馨的狐眼弯了起来,更是百种风情,“但是你真的好有趣,我倒是一点不讨厌,甚至,还有些喜欢呢!”

  我吞了第二口口水,不再是刚才的困惑,而是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和激情要迸发出胸口,我鼓起勇气,“老师,那,那是不是以后我可以…… 我可以和你发生关系。”

  夏文馨媚眼平复常态,看着我,随后用手指端起我的下巴,用一种说不出是威吓还是诱惑的语调,带着气声,说道,“你敢上我,老娘当然可以让你上我,不过” 夏文馨换上了一副笑吟吟的表情,突然一把又抓住了我软下去的老二,幽幽道“我就是怕你在床上被我活活弄死了~~~"。

  我还在懵b惊恐时,她突然直起了身子,边搭着扣子,整理衣裙,边说道,“但是我说了,你真不错,和你找找乐子并没什么不可以。”

  她三下五除二整理完衣服(我注意到她自始至终没有擦去我在她内裤上留下的精液),掏出兜里的餐巾纸也帮我把老二清洁了,然后在龟头上又轻吻了一下,随即便帮我把衣裤穿戴整齐。

  “马上下课了,你回去吧,今天的事情你懂规矩哦~” 她提醒道。

  我打鼓似的点头,惹来她又一阵银铃般的笑,“对了,我自己也是做女儿的人,别叫我妈妈,喜欢大龄女孩儿何必非要大一辈呢,叫我文姐吧,而我,”一瞬间,我感到她的眼神有点落寂,“以后就叫你襄弟吧”。说完手摆了一下,算是告别,就走回了办公室。

  文姐这叫法,就是这么来的。

  我一边回味着那初次如烈酒般的刺激,一边恍惚地离开行政大楼。

  ..................................